首页

学术动态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动态 > 正文

【讲座回顾】“科技哲学与逻辑学前沿”系列讲座第5讲——南开大学赵万里教授:重新发现“社会”:当代STS的三个议程

发布时间:2022-11-23 15:41 | 阅读次数:

主持人 时间
地点 简介


2022年11月20日晚,陕西师范大学哲学学院和陕西师范大学科学人文教育研究中心联合主办的“科技哲学与逻辑学前沿”系列讲座第五讲顺利举行。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社会学系教授赵万里受邀进行了题为“重新发现‘社会’:当代STS的三个议程”的精彩讲座。本次讲座由学生同城约学生同城约王云霞教授主持

 

     

讲座伊始,赵老师从现代科学与社会的界限逐渐模糊的普遍趋势出发,认为科技社会在很大程度上一体化了,由此引出报告的主题“重新发现‘社会’:当代STS的三个议程”,并从三个方面展开论述。

首先,对STS的贡献进行详细介绍。当谈论到STS的时,虽然仍然包括传统意义上科学哲学和科学思想史对科学与自然关系的论述,但其最突出的贡献是把科学与社会关联起来,对科学和技术进行社会研究。科学社会学兴起的背景是社会科学的产生,而现代社会(科)学的产生有三个基本条件:①发现“社会”,以社会为研究对象;②“科学”研究,将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引入对社会的研究;③建构“理论”,借鉴自然科学对社会科学理论进行建构。社会学产生之后才出现了知识社会学,早期知识社会学有两个主要的命题,“涂尔干命题”(关于知识的社会起源问题)和“马克思—曼海姆命题”(知识的存在决定论),随后产生“赫森命题”(以马克思主义视角关注社会经济对科学的影响)和“默顿命题”(探究科学与社会有没有关系,有哪些关系)。为科学社会学产生和发展奠定坚实基础的是科学社会史的兴起,因为它明确了科学具有社会性。

其次,对当代STS的三个议程展开详细的梳理和介绍,并分析了每个议程所关注的重点。由于社会学对“社会”的理解是多样的,这就影响了科学社会学对科学与社会关系的研究,依据对“社会”涵义的不同理解,赵万里教授将科学社会学分为三大类,并对其进行详细介绍。

第一,把“社会”作为实在,研究科学与社会的关系,主要包括三种类型:①由默顿开创的科学体制社会学,主要贡献是发现了科学的社会特殊性;②由贝尔纳开创的科学技术与社会,重点关注科学的社会价值;③20世纪70年代兴起的科学知识社会学,主要贡献是发现了科学的社会普遍性。这三种科学社会学的社会观都认为“社会”具有实在性,“社会”实在是一种独立变量,并且认为“社会”的实在性无需解释。

第二,把“社会”作为文化,从文化的视角介入对科学与社会关系的研究,主要依人类学的观点展开研究,形成科技人类学的社会观。其主要观点是:①社会由文化构成,是人类的造物,而非自然实在;②社会具有地方性,人类文化是多样的,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主文化与亚文化、科学文化与人文文化具有并存互补关系;③社会具有相对性,不同文化的合理性是相对于该文化的价值而言的。科技人类学与其他人类学一样,倡导文化的相对性,认为科技与文化之间是不可分的,在特定社会中,科技与其他文化要素构成其文化的整体。

第三,把“社会”作为行动,提出行动者网络理论,试图把对称性原则同时运用于对自然和社会的分析。拉图尔的行动者网络理论的社会观是一种反社会的社会观,认为社会不是实体,也不是一个结构化的人际关系网(社会网),而是一个异质性联结的行动者网络,社会是人、物、知识在特定行动者网络中构建出来的一种属性,通过与自然相互建构而得以组装或重装。由此可以发现,行动者网络理论是一种反社会学的社会学理论。

最后,对当代STS的新转向展开探索。随着科学技术越来越成为社会问题的重要来源,并且社会越来越在重要的、基础性的意义上被科学所建构,当代科学社会学家开始重新将视野放回社会,关注科学的社会治理问题。因此,赵万里老师认为,STS将可能会从科学本位向社会本位逐渐转变,也就是说,虽然科技发展的逻辑非常特殊,但它最终会被纳入到社会发展的一般逻辑当中。

赵老师的报告结束后,华侨大学王阳教授、中原工学院田闯老师、学生同城约学生同城约寇东亮教授、王胜利副教授、杨辉副教授先后与赵老师展开互动。大家一致认为本次讲座从三个方面对科学与社会之间的关系进行概括和总览,有利于学者今后对科学社会学展开更加深入的研究。赵万里教授还就与会师生提出的贾萨诺夫的“共生理论”与拉图尔行动者网络理论的异同、国内科技人类学研究的困境等问题进行了详细地解答。“科技哲学与逻辑学前沿”系列讲座第五讲圆满结束。

  

陕西师范大学“科技哲学与逻辑学前沿”系列讲座由陕西师范大学哲学学院主办、科技哲学与逻辑学教研室和陕西师范大学科学人文教育研究中心承办。讲座旨在展现科技哲学与逻辑学研究的前言动态,加强与国内外一流学者的交流,拓展哲学专业学生的学术视野。

 

 

图文:张雨蕾    审核:杨辉